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去世 享年84岁

2018年9月12日 来源:新华网综合 pt电子平台新闻网


惊堂木一拍,白纸扇一抖:“咱们言归正传!”

记者从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理肖建陆处获悉,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,享年84岁。

单田芳于1934年出生,1953年毕业于沈阳二十七中学,1955年加入鞍山市曲艺团,并在此崭露头角。1995年,单田芳先生成立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,开评书艺术走向市场的先河。2000年,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,接受手术治疗后,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,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,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,如《贺龙传奇》、《血色特工》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。

1934年出生于曲艺世家,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、作家。

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。1979年5月1日,单田芳重返书坛。

1995年,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2000年,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,接受手术治疗后,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,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,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,如《贺龙传奇》、《血色特工》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。

2004年单田芳先生被北京曲艺家协会特聘为名誉主席。

2007年1月26日,单田芳宣布收山,《老店风云》是他的收山之作。

2010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。

2011年,出版了自传《言归正传:单田芳说单田芳》。 代表作品有《三侠五义》、《白眉大侠》、《三侠剑》、《童林传》、《隋唐演义》、《乱世枭雄》、《水浒外传》 等评书。

2012年,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。

从艺六十余年来,单田芳先生共录制: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,共计超12000余集,500多家电台、电视台播出,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,整理编著超17套28种传统评书文字书稿。

单田芳文化传播方面透过腾讯《一线》发布讣告,并公布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。

讣 告

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、北京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、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单田芳先生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8年9月11日下午3:30分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逝世,享年84岁。

单田芳先生生于1934年12月17日,1955年,拜著名评书演员李庆海为师,从此开启了曲艺生涯。改革开放后,先生的事业逐步走向巅峰,共录制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,计12000余集,闻名全国,被誉为永不消逝的电波。

单田芳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评书界的一大损失,他把一生都献给了热爱的评书事业,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和传播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单田芳先生告别仪式将于 2018年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。

单田芳先生治丧委员会

2018年9月11日


不落后于时代 利用互联网传播艺术

送走了这位全国闻名的表演艺术家,“评书四大家”就只剩下了两位。民间有句话流传: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。这句话大概改编自叶梦得对于词人柳永“凡有井水处,即能歌柳词”的评价,由此可以看出单田芳先生在听众之中的呼声。

“评书四大家”是听众对我国四位评书艺术家的尊称,而一谈及这四位,有人就把相声界的“帅卖怪坏”四字套用在了他们身上——袁阔成的帅、刘兰芳的卖、单田芳的怪和田连元的坏。而缘何将单田芳先生的表演以一个“怪”字来总结呢?因为他的嗓音之怪,辨识度之高无人能比。

单先生出生于曲艺世家,外公是最早闯关东的那批民间艺人之一,母亲唱大鼓,父亲是弦师。看遍了家人在台下拿着收钱的笸箩招呼“捧场了捧场了”,他心里一顿委屈,觉得这和要饭的没什么区别。后来,他考上了医学院,却因生病上不了学,最终使命般地走上了评书之路。据说,单田芳先生的听众曾在一天之内达到1.2亿,如果将他讲过的近110部作品一天24小时连续播放,则需要差不多1.25年的时间。

技术,其实是指掌握事物的规律性。单田芳先生喜欢钻研,他保存、复制、修缮、增补了诸多传统评书,在此过程中抓住了传统评书的特点,更是发挥所长,融入了自己的思考,创作出一大批新时期评书。许多人非常喜欢的《乱世枭雄》便是他制作的新作品。又比如,单先生的小说《白眉大侠》,是他得了真传后的整理之作,他梳理了故事的逻辑,并制造了如北侠欧阳春之类的人物,使得小说大获成功。

评书是一门语言的艺术,人物的塑造、场景的搭建、氛围的营造全倚靠着表演者的一张嘴。单田芳先生说书时不拘泥于原书,常有自己的发挥。他模仿的人物,个性十分鲜明,加上他沙哑的嗓音,给人以很强的感染力。小男孩们喜欢的武侠故事,在单先生的口里,变得生动起来。

一以贯之,融会贯通,求精求实,创新发展,此为手艺。从《三国》《隋唐》《大明英烈》,单先生讲了许多大英雄的故事,这些英雄人物都鲜活地存在于听众的脑海里。不仅如此,单先生还创造性地提出要讲“红色故事”,多讲讲新中国的来之不易、开国元勋的丰功伟绩等。在贺龙的女儿贺捷生将军的帮助下,他录了三百集《贺龙全传》,以评书作品的形式把开国元勋的生平记录下来。

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,2007年宣布收山,2010年又再度出山,半个多世纪以来,单田芳先生在舞台上塑造了无数人物,征服了不计其数的听众。但他对行业还是抱有清醒认识的。2013年,单田芳先生接受采访时说道:“这个行业确实不景气,书场越来越少,演员越来越少,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。不只是年轻演员有问题,中老年演员也有问题。下工夫不够,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。”这不只是评书的困境,更是中国民间艺术的困境——久负盛名的大师有一二位,可愿意传承的学徒却不多。

从前说: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。现在则变成了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。好的艺术作品需要广泛的传播。

在这方面,单先生也毫不落后于时代。2011年,单田芳先生出版自传《言归正传:单田芳说单田芳》,将自己的人生故事通过口述的方式,在助理的整理下,成稿30多万字。作为一个传统艺术的表演者,他还利用新媒体来进行评书艺术的传播。

开通微博(2010年)和微信公众号(2016年)以来,单先生以日常化、年轻化的风格传播评书知识,并一直关注着行业发展。在微博问答上,单先生非常热情地回答广大网友的提问。虽然单先生没有开课,但他的二女儿单慧莉却扛起了父亲的大旗,通过互联网向网友开课,传播父亲引以为傲的评书艺术。自1995年成立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来,单先生一直以各种形式推广着评书艺术,2012年的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,时年78岁的他获得了终身成就奖。他曾在采访中说,人生在世,不过一个“熬”字。他的一生,是与评书相伴的一生,他与岁月相抗争,最终熬成了一壶陈酿,供听众们慢慢品味。

□林岑(评论人)

单田芳用苍劲之音让历史风云飞入百姓生活

“道德三皇五帝,功名夏侯商周……”独特的沙哑嗓音,加上特别的咬字、音调和气势,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的声音,成了很多人的童年记忆。而收音机、出租车里传出的“且听下回分解”,又勾起多少人日夜守候的期盼。

昨天,这位从艺六十多年的说书先生单田芳,在中日友好医院因病去逝,享年84岁。从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开始,他表演录制了包括 《白眉大侠》《三侠五义》在内的100多部、15000余集广播、电视评书作品。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”,他让评书飞入寻常百姓的耳朵,甚至令听书成为几代人的生活方式。

通俗而不庸俗:千军万马、人生百态全在嬉笑怒骂间

单田芳生于1934年12月17日。他的家庭可以说是十足的“曲艺世家”:母亲王香桂是当年有名的西河大鼓演员,父亲是弦师,大伯和三叔则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。单田芳在 《言归正传——单田芳说单田芳》回忆母亲曾有一句话,“鼓槌一响,黄金万两”,足见当年曲艺在北方民间的受欢迎程度。

晚年的单田芳,倡导 “红色评书”。带着一个朴实的愿望——应当说说新中国来之不易,他创作了讲述开国元勋戎马一生的《贺龙传奇》,有了农家出身的一代名将《许世友》,有了纪念抗日战争的 《九一八风云》。“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道走中央,善恶到头终有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单田芳笃信说书人嘴里跑过千军万马、话中藏着人生百态,嬉笑怒骂最终是要劝人向善。2012年,单田芳获得中国曲艺牡丹奖“终身成就奖”。

单田芳:我这一辈子,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

单田芳(左)与师父李庆海。

单田芳大师,20岁拿起惊堂木,三尺台前说三国话隋唐,600多家电台听他讲英雄好汉、才子佳人,一讲就是64年。老先生爱好广泛,虽然从事的是传统曲艺,但在生活中却是紧跟时代潮流,喜欢喝花茶看韩剧,尤为欣赏迈克尔·杰克逊。他曾说过:“人生在世难难难,苦辣酸甜麻涩咸,起早贪黑为张嘴,争名夺利不停闲。”话音落处,我们仿佛又听到那一句熟悉的“要知详情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”。

成就

●用曲艺圈的行话来说,单田芳是“门里出身”,或者说是曲艺世家,他的祖父、父亲、母亲、伯父、叔叔、三个舅舅也都是搞曲艺的。而他的母亲王香桂是东三省有名的西河大鼓艺人,临产的那天还在台上说着《杨家将》,单田芳差点就降生在书台上。

●独特的嘶哑嗓音成了单田芳说书标志性的特点,业内称这嗓音为“云遮月”,唱戏的周信芳也是云遮月的嗓子。什么叫云遮月?云遮月就好像挺明亮的月亮叫云彩给遮上了,就是形容声音嘶哑,不透亮,还有点声,但不亮了。

●据说曾经有一位听众给单田芳写过一封信:“您的‘单’字,按繁体字(單)其中有7个‘口’字。‘田’字又是5个‘口’字组成,再加上您本人一张口,一个人就占了13张‘口’,难怪别人说不过您。”

张纪中、高群书等众人追忆寄哀思

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”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的离世,让无数热爱评书的人惆怅,进而担心评书艺术成“绝响”。新京报记者昨日联系到多位单田芳的亲朋旧友,听他们追忆单田芳昔日的音容笑貌,缅怀故人。这其中,包括制片人张纪中、导演高群书、单田芳的学生作家萨苏、改编自单田芳评书的电视剧《隋唐演义》的主演严屹宽、张翰,负责单田芳书籍出版的编辑。

希望我能把他的作品拍成影视剧

——张纪中(制片人)

单田芳的评书非常吸引人,他可以很形象化的描写一个场景、人物,非常生动。他和我长谈过一次,讲他这一生所说的这些英雄主义题材,都是中国古典传统文化,他希望通过说书之外,用影视更形象表现出来。我也很激动,他把所有的书都给了我,希望我可以拍成影视作品。这些作品现在还都在我家。那个时候我正在筹拍《西游记》,时间一下错过去了,之后我又拍了《英雄时代》,一下七八年就过去了。这世上又少了一个知己,他跟我真的是知己,他很喜欢我拍的武侠剧,所以他也希望我能表现他的作品中那些侠义精神。现在说起来都是遗憾。

惭愧未完成新《三侠剑》

——高群书(导演)

小时候妈妈就一直给我讲《三侠剑》的故事,这也成为我的儿时情结,所以在几年前我买下《三侠剑》的电视改编权,“老爷子也非常热切的期待。一直在操作,无奈投资商们都不感兴趣,觉得题材太老,以致无法付诸实行。今年终于下定决心要做。如今突闻噩耗,十分惭愧,没能在老爷子有生之年把《三侠剑》搬上荧屏。《三侠剑》《杨家将》,在我有生之年,一定将之化为有形。”

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老师

——严屹宽(演员,《隋唐演义》饰秦琼)

得知单老爷子去世的消息,很悲伤。我从小就听单田芳评书,小时候随意打开收音机就能听到老爷子说书,听他讲惩恶扬善的故事。当年有两部“隋唐”题材电视剧同时找到我,因为对单老爷子的喜爱,我选择了《隋唐演义》。开拍前,我曾到他家拜访,老爷子跟我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秦琼,他对我的角色演绎有至关重要的作用,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老师。最终我的表演也得到了单老爷子的认可,《隋唐演义》播出后,老爷子还特意发了微博,是一首藏头诗,连起来就是“严宽成功”。我没有辜负老爷子对我的信任。

【责任编辑:史洪芳】

相关链接